【EC】Damn You(二十七)

传送门: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第十九章     第二十章     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二章     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四章     第二十五章     第二十六章

——————————————————————————————————————————————————————————————————————

***

住院的这段时间里,Charles逐渐养成了在吃饱喝足后下楼晒一晒太阳的习惯。Erik嘲笑他就跟七八十岁的老年人似的,Charles也懒得跟他解释阳光、维生素D和骨骼生长之间的关系,只问他愿不愿意一起。

多数情况下Erik都会认命地跟下楼,承担起推轮椅的重任,与他一起漫步在树荫和花丛中。但那天午饭后他接了个电话,讲了好久,Charles就一个人先下楼了。

石砌的花坛边除了他还有几个孩子在,吵吵嚷嚷地玩着游戏。Charles路过的时候被一个莽撞的男孩撞进怀里,轮椅趔趄了一下差点侧翻。幸而他及时反应过来,调整了重心才没有摔倒。

“Pietro!”一个老师模样的女人匆匆跑来,把男孩一把拉开,“说了多少次,看着点路!”

名为Pietro的男孩皱起了眉头,嘴角下撇。那满脸不耐的样子让Charles想起了Erik,从他见过的那些照片来看,Erik小时候也是肉嘟嘟的包子脸,不知生气时是否也会像这样鼓着脸颊。

出于这种莫名的好感,他清了清嗓子,决定撒个无伤大雅的谎,“抱歉,女士,是我走得太快了,不是Pietro的错。”

对方怀疑地看了眼他的轮椅。

“噢,别看我这样,我推起轮椅来很快。”跟Erik呆久了,Charles胡编乱造起来完全脸不红心不跳,“说不定比Pietro跑得都快。”

“不可能。”刚才一直垂着头消极抵抗的Pietro蓦然抬起头来,“你才不会跑得比我快!”

“Pietro!“

再一次被严厉地点了名,男孩又低下了头。

”哎,不必对学生们这么严格吧。”Charles有点不忍心,“小孩子贪玩挺正常的。”

“他们不是我的学生。”那位女士解释道,“我是福利院的义工,今天带他们来体检。”

“噢……”这倒是有点出乎Charles的意料,他歪了歪头,也不知该说什么好,就伸手拍了拍男孩的肩膀。

“不用你可怜。”男孩打掉了他的手,警觉地大声说,“我有Wanda,一点也不孤单!”

那边的义工张了张嘴,似乎又要指责Pietro的无礼,但Charles笑着挥挥手,示意他并不在意。

“Wanda?很好听的名字,是你喜欢的小姑娘吗?”他故意引男孩说话,但Pietro只是垂头看着脚尖,不回答。

人总是有点逆反心理的,Pietro越是不肯搭理,Charles反倒觉得越有趣。他花了好一会儿功夫逗他开口,给他讲故事,跟他做游戏。义工看他们似乎相处得不错,也就把注意力放到其他孩子的身上去了。于是Charles跟Pietro玩得愈发大胆,他真的跟男孩“赛跑”了,条件是赢了的话Pietro就告诉他Wanda是谁。他当然没能办到,毕竟身下的是轮椅而不是自行车,即使都有两个轮子,也跑不赢全力以赴的五岁男孩。

不过Pietro还是说了他和姐姐的故事,Charles安静地听着,心底泛起的酸涩大概有个名称叫做怜惜。但他总不好意思在一个比自己小了二十几岁的孩子面前掉眼泪,只好挂着笑脸跟Pietro拉手指,许诺成为他的秘密好友,以后会带着玩具去福利院看他和Wanda。

孩子们离开的时候差不多已经下午三点了,Charles这才有点疑惑地意识到Erik始终没下来陪他。他郁闷地一个人离开了花园,同时暗自盘算着要在晚饭以前逼Erik给个解释,不满意的话就一直闹脾气到明早。

可门打开的时候里面的情形让他吓了一跳,忘记了假装生气这件事。

Erik站在那儿,和一个年长的男人对峙着,他的脸色冷得像是覆着层冰霜,手指很不客气地指着门口。

“给我出去。”

男人抬手掀掉了桌子,于是Erik更加不客气地背过身,径直按响了警铃。Charles好久都没看到他发这么大的火,而且还是对一个两鬓斑白的长辈,不免有点惊讶。可还没等他想好怎么拯救这可怕的气氛,陌生的来访者就泄了气,颓然退出了房间。

他在门口看到了Charles,冷静地跟他点点头, Charles下意识地回了礼。他目送着那人离开,略微佝偻的背影落在眼里,不免令人觉得心酸。

但Erik显然并不动容,Charles进房间的时候,他的怒火还未褪去,袖子下的指节被捏到泛白。

“Jakob。”

他简单地报了个名字,一切就得到了解释。




***

Erik并没有再谈起过那天的事,Charles不知道他们具体说了什么,根本无法揣测Jakob的来意和Erik的态度。理智告诉他不该插手,可当他又一次看到Jakob在病房门口犹豫再三却没有推门的时候,他依旧上去攀谈了。

他吃不准Erik知道后会不会生气,只是如果他不介入,又有谁会呢?

“你好,Eisenhardt先生。”他微笑着伸出手,“我是Charles Xavier,很抱歉不能起身。”

Jakob露出松了一口气的表情,Charles猜想他也许等这一刻等了很久了。

“你可以叫我Jakob。”与Charles的父亲比起来,Erik的父亲随和许多,握手的力度也掌握地恰到好处,“我知道你,Charles,并且非常感谢。”

“感谢什么?”

“感谢你愿意同我交谈。”Jakob单刀直入地说,“这意味着我也许能得到与Erik再次交谈的机会。”

“或许是哪里搞错了。”Charles皱了下眉头,不太情愿被视为说客,“先说明一点,我永远都是站在Erik那边的。”

“那当然。”Jakob笑了笑,嘴角和眼尾的皱纹都很明显,“所以要加倍感谢你,为了Erik。”

达成了这样一个共识之后,话题似乎就可以继续了。

Charles告诉他Erik去换药了,但没说是哪个治疗室,Jakob也很聪明地没有追问。他们默契地离开了门口,在走廊内找了张长椅,打量着对方试图交谈。Charles从口袋里翻出了几枚硬币,托自动售货机的福,他们还有咖啡可以喝,这缓解了不少的尴尬。

“我和Erik也这么坐在走廊里聊过天。”Charles告诉他,“不过那时候我们刚离婚,气氛并不算好。”

Jakob垂头看着手里的罐装咖啡,露出一个苦笑。

“我什么都不知道。”他的声音挺低沉,“Erik很久都没跟我说过话了,工作的事情、感情的事情、还有家里的事情……就连这一次意外,我也是从别人那里说的。”

“这不是意外。”Charles挺不喜欢他这种轻描淡写的态度,“您该明白,况且Edie那次也不是意外。”

Jakob徒然站起身来,表情很可怕,像是被戳中伤口的猛兽,即将暴怒地发作。但深呼吸几次后,他又坐了下来,痛苦地俯下身,将手指胡乱地插进头发里去。

他和Erik真的很像。

“Erik连这个都告诉你了……”Jakob看起来既疲惫又沮丧,“那你应该同他一样恨我。”

“Eisenhardt先生。”Charles决定把对话的进程再推快一点,“警方已经来过好几次了,我们已经把该说的都说了,不该说的也没泄出去。如果您是因为不放心才来的话,现在就可以回去了。”

“不,当然不!”Jakob重重地抚了下脸,抬起头来,“上帝啊,你们怎么会这么以为?我只是想来看看他……”

“来看看Erik?”Charles不绕圈子,“可是他似乎很不愿意见到您。”

“是的……”Jakob喃喃地说,“是的,他恨我。”

Charles其实挺不习惯看一个长辈在自己面前露出脆弱的样子的,可是对于这对父子一脉相承的性格问题,他又似乎已经习以为常。

“我们不妨直说吧,Eisenhardt先生。”他叹了口气,“既然你来了好几次了,那我是否可以认为你是在关心着Erik的?”

“是的,当然是的。”

“可是你并没有表现出来这一点。”Charles一针见血地指出,“你跟他吵架、发火,然后一言不发地扬长而去。”

“我只是……”

“只是不知道怎么说出来?不是那样的。”Charles尽量委婉,“道歉是一件很难的事情,不是每个人都有勇气开口。Erik的成长过程中遇到了很多不幸,而你的作为或者不作为都让你成为了他眼中的帮凶、甚至主谋,所以你需要解释,需要道歉,需要降下父亲的姿态把原谅与否交给Erik来决定。不然的话,你的关心不会有任何作用。”

一口气说了一大堆之后,Charles才惊觉自己正把Erik的父亲当做不懂事的学生一样数落。他清了清嗓子,有点尴尬地想是不是该道歉,但Jakob却先开了口。

“我的确是个胆小鬼,Charles,很幸运Erik在这一点上并不随我,他更像Edie。”他的叹息在空旷的走廊里回荡着,有点过于沉重了,“你姓Xavier,应当明白我们这样的人在婚姻上的不自由。我的确是爱过Erik的母亲的,但也的确深深地伤害了她,甚至蠢到没有足够的力量去保护她。Erik恨我,我完全理解,我自己都讨厌无能为力、言听计从的自己。可那一次……那一次我是真的不知情,他们没有告诉我,Charles,我不知道!我甚至不愿去相信我的父亲有那么狠心,谋杀掉了儿子和孙子共同爱着的那个女人。我开始酗酒、逃避、忘记那场车祸的同时也忘了Erik只剩下他唯一的父亲,等清醒过来的时候……”他颓然地摊开手掌,“Erik看我的眼神,已经像是在看一个陌生人了。”

Charles咬了下嘴唇,露出为难的表情。他找不到劝解的可能,Jakob可恨吗?对Erik和Edie来说,非常。可是他又觉得在这个故事里Jakob也是受害者。但他的感觉并没有用处,他实在没有把握Erik也会因为Jakob的忏悔而原谅他。

Jakob看出了他的无奈,收起悲戚的表情,重又找回了仪态,“我知道这是个无解的难题,也没有奢望能在这一生中找到答案。但还是谢谢你,Charles,和你交谈很愉快,Erik能遇见你,真是他的幸运。”

“那其实是我的幸运。”Charles摇了摇头,“Erik永远都是先迈出步子的那一个,他很勇敢,心底里其实也很善良——所以我不觉得这个问题完全无解,Eisenhardt先生,问题在于补充条件是否成立——你爱Erik吗?像一个父亲那样,不求回报地爱着自己的儿子吗?”

“当然,胜过一切。”Jakob毫不犹豫地点了头,又苦笑起来,“可是说这个并没有意义,Erik拒绝承认他有我这样失败的父亲,也拒绝相信我对他的爱。”

“那有非常重要的意义。”Charles看着他的眼睛,认真地说,“很高兴认识您,也非常感谢——感谢您和我一样,深深地爱着Erik Lehnsherr。”

Erik回病房的时候,Charles正拿着一封信在窗台边等他。只消一眼,Erik就明白发生了什么。

“你和那个人说话了。”

这是一句陈述句。

Charles点点头,把信件随手放到一边,靠过去抱住Erik有些僵硬的身体。

“别生气,我不会逼你去看的。”他轻声告诉他,“我只是想告诉你,Erik,你所拥有的远比你想象的多。”

Erik冷着脸沉默,Charles也不心急,自然地谈论起了别的话题。他们像往日一样、抱怨着难吃的食物,询问伤口愈合的情况,在睡前依偎着接吻,互道晚安。

那封信静静地在窗台上等待着,它的收件人没有来拆,但也没有把它扔掉。收下它的信使索性假装那封信并不存在,即使几天后它从窗台上消失了也没有去问。

毕竟,Charles认为他并不想改变Erik,Erik也不需要改变。他只是想让Erik看看这个世界的另一角,又或者,让世界看看Erik的另一角。那都是,非常可爱的啊。




TBC.

评论(25)
热度(309)
  1. 日渐消瘦叁弎 转载了此文字

© 叁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