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Damn You(二十五)

传送门: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第十九章     第二十章     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二章     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四章

——————————————————————————————————————————————————————————————————————

***

Erik睁开眼睛,有短短几秒的时间,他以为自己已经死了。

视网膜上还闪烁着血火交织的残像,他依稀还能感到砂石摩擦皮肤的触感,听到Stryker被割断的喉咙里传出风箱般的气声,看到Charles的眼泪摇晃着落下来。而苏醒过来的下一秒,阳光就这么倾洒下来,越过窗柩,映在床头,把侧坐着的那个身影镀成金色。

那人正微垂着头,专注而又笨拙地削着一只苹果。他显然对此一点都不擅长,削掉果皮的同时也切走了许多的果肉,仅剩下果核边上的一圈。

“Charles。”Erik忍不住说,“苹果不是这么削的。”

Charles捏着水果刀的手指一抖,又有一大块果肉被带走。他缓缓地抬起头来,看向Erik,眼底的光芒婉转流动,可说话的语气倒还挺平常的,“他们说你这两天可能会醒。”

“所以你就在这里给我削水果?”

“不。”

“不是给我的?”

“我每天都在这里练习,不是这两天才来的。”Charles莞尔一笑,“Erik,我不知道削苹果是这么困难的一件事,简直比写博士论文还难。”

他看了眼手里的那个半成品,自己都有点嫌弃。

“要不算了吧,我去给你倒杯水。”

“Charles。”Erik很温和地喊住他,“你知道我会喜欢它的。”

夏娃和亚当会觊觎伊甸园里的苹果是有原因的,毕竟它的味道那么甜美。Erik近乎贪婪地啃咬着,样子大概有点蠢,因为Charles凝视着他的眼睛始终满含笑意。

Charles在果核被吃下去之前及时收回了手——不过也不算太及时,毕竟Erik依旧抓住了那么几秒的时间,拿舌头在他的指尖打了个转,依依不舍地舐走了剩余的一点汁液。Charles像触电似得迅速把手收了回来,而Erik依旧躺在病床上,挺无辜地冲他眨眼睛。

“Charles,你之前说我睁开眼之后……”

“哎,对了。”Charles抽出一张纸巾擦掉他唇角的果汁,“护士说等你醒了就叫她来着。”

他有点艰难地转过身,去按床头的铃。

Erik茫然地偏过头,视线循着他的动作扫过去——然后看见了那架轮椅,瞳孔迅速地缩成了一个点。

“你的背上被子弹开了个洞、爆炸又加重了震荡,真的吓死我了,Erik……”Charles全然未觉地跟他说着话,“我以为你撑不过去了,幸好救护车到了……”

“Charles!”Erik打断了他的话,声音里带着明显的颤抖,“你的腿……”

Charles不解地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看轮椅,然后恍然大悟。

“嗯……”他故意拉长了语调,又伸手捂住自己的眼睛,声音也低了下去,“Erik,以后再吵架的话,我都不能砸你一拳,然后跑到二楼去了。”

Erik的嘴唇颤抖着,良久才磕磕绊绊地回答,“没关系……以后我可以,可以抱你上去。”

Charles把指缝打开一些,偷偷观察了一下Erik的表情。大约是那糅合着愧疚与悔恨的神情太过凄切,他马上就把手放了下来,转而放在了Erik的床边。

“哎,你怎么这么不会说话。”他微皱着眉,抱怨道,“你该说,’Charles,那我保证以后都不会跟你吵架了’。”

“我……”Erik也不顾自己的手上还打着点滴,兀自伸出去触碰他,“我不知道我能不能管好我的脾气,但我一定会尽力的——我保证。”

Charles沉默地看了他一眼,忍不住叹气。

“傻子。”

Erik依旧浸泡在滔天的痛楚里,那和他身上那些七七八八的伤口无关,只与Charles有关。他甚至想要从病床上爬起来,拔下针头,把那架不该出现在这里的轮椅砸个稀烂,再冲进医生们的办公室命令他们不惜一切代价治好Charles的双腿。

“不该的……”他愤怒地瞪着那架轮椅,仿佛那是一个吞噬一切的怪物,眼泪或许流了下来,但他没有知觉,“你不该承受这些,Charles……”

你是完美的,无暇的,理应坐在宝石与象牙雕成的宝座上承受众人的爱慕,不该被卷进来,不该像现在这样……

Charles俯下身,有点担忧地靠过来,“Erik?”

“都是我的错。”Erik死气沉沉地说,“是我的,不该是你的。”

Charles又叹起气来。

你看他多傻,他不禁想,那么傻,那么迟钝,你怎么就非他不可了?

但他还是忍不住去亲了亲Erik的嘴唇,把允诺过的那个吻还给他。Erik大睁着眼睛,这大概是Charles第一次看到他这么眼泪汪汪的,眼底完全没有以往张扬跋扈的光彩,仿佛刚刚被整个世界抛弃了似的。

“Erik。”Charles掀开毯子,给他看打着石膏的双腿,“只是骨折,很快就会好的。”

Erik依旧一副心如死灰的样子,大概以为这是一个善意的欺骗。

原本只想开个玩笑吓唬人的Charles最终自食其果,他花了好一段时间去安慰Erik,告诉他自己的伤势并不严重。不过那没用,直到医生和护士们出现,详细说清了他俩的情况,Erik才缓过神来,重新找回了呼吸。

“Charles。”他看向Charles的目光挺严肃的,Charles吐了吐舌头,有点心虚。

但Erik最终只是用指腹磨蹭着他的掌心,告诉他以后别这样了。

“我受不了你出事。”Erik说,“世界都被撕成两瓣了。”

Charles点点头。

其实他又何尝不是呢。




***

住院的日子挺无聊,Charles和这边的医护人员语言不通,Erik又要养伤口,大半的时间都在药物作用下昏昏沉沉地睡着,他只好不停地发短讯骚扰Raven。

「医院的病号餐好难吃,我只吃了几口就不想吃了,但Erik非逼我吃完。」

「……你们就不能回英国来吗?我可以联系最好的医院。」

「我也想啊,可是医生说Erik的伤口不适合移动,还要再养一会儿。」

「那我上次来的时候,为什么不肯让Moira留下?好歹还有人照顾。」

「我也想啊,可是Erik看她不顺眼,一副要吵起来的样子。」

「……说真的Charles,你确定你是在跟家人报平安,而不是在用甜蜜的恋爱氛围伤害你单身的妹妹吗?」

「有那么明显吗?」

Charles乐不可支地打下这一句。

那头沉默了好久,Charles猜测Raven大概在对着手机咆哮,于是又发短信告诉她别难过,还是有男人爱她的。

「你是指那个撇下我一个人扛家业,又撇下我一个人谈恋爱的混蛋哥哥?」

「除此之外。」Charles告诉她,「我实验室里的助手对你一见钟情,想约你很久了。」

「得了吧。」Raven兴趣缺缺的样子,「家里有一个满口基因和进化的geek就够了。」

Charles想了想,问,「你知道Erik又跟我求婚了吗?」

这次Raven没有沉默,她迅速地打了过来,在电话里逼问清了前因后果,然后警告Charles不许一时冲动随口答应。

“我没有答应。”Charles告诉她,“我拒绝了。”

Raven却惊讶起来了,“你拒绝了?天哪你拒绝了Erik?就你,Charles?”

Charles皱了皱眉头,有点不解自己在妹妹的心里到底是个什么形象。
“他太草率了,所以我拒绝了,告诉他这不是我要的求婚方式。”

“干得漂亮,Charles。”Raven以一种赞扬的口吻说,“你变坏了……我是说,这非常棒。”

“所以你到底想要什么样的求婚方式?”Erik突然开口。

Charles惊讶地回过头,匆匆跟Raven说了几句就挂了电话。

“你醒了?”他操纵着轮椅回到Erik的床边。

“嗯。”Erik稍微坐起来一些,倚在床头,“所以,什么样的?”

Charles再一次被这样直白的对话难住了。他又不可能坦白说其实怎样都可以,无论如何他都会答应的,只好歪着头假装思考。

“要有花。”他回忆了很多著名电影里的求婚场景,然后试着把自己和Erik带入进去模拟一下,“唔……要有戒指,要单膝下跪,还要有一个吻。”

Erik认真地听着,在心里打着笔记。

“花、戒指,”他重复着,“下跪,还有一个吻。”

“嗯。”Charles眉眼弯弯地看着他,“其他你可以自由发挥。”

“我明白了。”Erik的表情非常严肃,仿佛在说一个十分重要的商业企划,“我会准备好一切的。”

他看了Charles一眼,又忍不住说,“不过有一项,我现在就可以给你。”

“什么?”Charles假装不明白。

“一个吻。”Erik牵起他的手,把他一点一点拉过来,“请问我是否可以……先练习下?”
Charles笑了下,阖上眼睛作为默认。

他觉察到Erik的嘴唇覆了上来,轻轻地碰触着他,温情款款的样子。那很不Erik,当然更不Charles,于是他自作主张地张开了嘴,用舌尖轻扫Erik的唇齿引诱他吻得更深。他们没花多少时间就听到了各自的喘息,Charles的心跳得很快,而Erik……上帝啊,Erik的心电监护仪尖锐地响了起来,把如痴如醉的两个人吓了一跳。

护士冲进来的时候,Charles几乎已经笑瘫在了轮椅上。Erik的表情很狰狞,脸上满是不豫的神色。但护士显然比他更生气,她一边给Erik做着检查一边用德语又凶又快地讲着些什么。

Charles大概能猜到那是怎样的警告,但他扬了扬眉毛,选择灵活运用《实用德语100句》上的学到的内容。

“对不起,我听不懂德语。”




TBC.


评论(31)
热度(379)
  1. 日渐消瘦叁弎 转载了此文字

© 叁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