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Damn You(十二)

传送门: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今天这章很粗长,原因你们都懂

——————————————————————————————————————————————————————————————————————

***

Erik从来都没有过追求一个人的经验,但他认为世上所有的事都是一样的。定下一个目标,然后径直走过去,捉住它,就是这么简单。他一直都是这么做的,而Emma却嘲笑他一点都不懂恋爱的艺术,告诉他感情是脆弱的、敏感的,要懂得适可而止。

现在他的确有在考虑是否该暂时放缓一些步伐。下午Charles收了他的花,那也许可以算是冰层上的第一道裂隙,可是晚上他又把事情搞砸了。他在洗澡的时候决定表现得绅士些,去客房凑合一晚上。可一推开浴室的门,他就看到了主卧的灯亮着。

他看着黑暗里那抹唯一的光,双脚不受控制地走了过去。

Charles陷在松软的床单里,看上去似乎已经困倦地睡着了。他背对着门侧躺着,一只手随意地枕在脑袋下面,另一只露在外面,手指还抓着被子的边沿。Erik看不见他的脸,只能看到他棕色的发梢俏皮地翘着,很柔软的样子。

也许是打开的门带进了一点冷风,Charles下意识地往下缩了缩身体,把小半个脑袋也埋进了蓬松的被子里。Erik听到了一声不满的嘟哝,然后是Charles的声音,带着点迷迷糊糊的睡意,“唔……Erik?”

“是我。”
“把灯关了。”Charles非常自然地吩咐着,然后把被子又往上拉了拉,遮住了鼻子。

去他妈的适可而止,Erik想,我就想睡这张床。

他拉开被子的另一角时Charles警觉地往角落躲了躲,与他拉开了一点距离,Erik也规规矩矩地躺在属于自己的那侧。关上灯后整个屋子彻底陷入了静谧的黑暗,但他完全都没有睡意,脑海里百转千回的都是些陈旧的回忆。

没过多久Charles的呼吸就变得轻浅起来,Erik也得以侧过身,大大方方地看着他露在被子外面的小脑袋。Charles似乎一点都不紧张,绷着根神经无法入眠的人似乎只有他自己。

这时候Charles突然翻了个身,一条腿横过来蹭到了他的膝盖,Erik的心跳顿时就漏了一拍。只有那一块地方,他们的皮肤光裸着贴在一起,Charles的体温比他高一些,暖暖的。

“冷……”Charles嘀咕了一声,还是那种带着点鼻音的可爱调子。Erik想了想,说:“是你让我洗冷水澡的。”

Charles没有再说话了,Erik过了一会儿才意识到他可能根本就没醒过,只是睡得不那么沉。他的呼吸轻轻地打在Erik的脸颊上,体温也从被子下面一点点地渗过来,包裹住Erik有些冰冷的四肢。他的头发散乱地垂着,Erik小心翼翼地用指尖把它们拨开一点。他盯着那恬静的睡颜看了很久,终于忍不住伸出手,把他枕畔的天使抱近了一些。

Charles还是没醒,在他怀里下意识地挣动了一下,找了个最舒服的姿势就继续睡了。他的脸颊刚好贴在Erik的胸口,隔着层棉质的背心,却依旧把那块地方熨得滚烫。




***

Erik做了个温暖的梦。

他平时不太做梦,或者说他根本不会记得梦里发生了什么。而这次的梦境却很鲜明,有一种温暖的感觉,就像小时候躺在农场里的麦垛上,仰头看着湛蓝的天际,在阳光下勾勒着云朵的形状。

可忽然一片乌云飘过来遮住了太阳,天空下起了雨,将他彻底淋湿。他打了个寒战,猛地惊醒了过来,发现怀里空空如也,床上只有他一个人,Charles不见了。

他猛地跳下了床,冲出房间想将他找回来,却在路过厨房的时候发现灯亮着,Charles站在冰箱前,脸上的惊讶不比他少。

“你干嘛?”Charles看着他失魂落魄的样子,问。

“我以为你走了。”Erik回答,然后他看了眼Charles,反问道,“你又干嘛?怎么半夜不睡觉跑来厨房?”

“我……我睡醒了,找水喝。”Charles咳嗽一声,有些心虚地关上了冰箱的门。

Erik顿时明白过来。

“水壶在柜子里。”他故意顺着Charles的话往下说,“你回房去睡,我帮你烧吧。”

Charles的脸迅速地垮了下来,他看Erik真的去取水壶,只好实话实说,“其实我还有点饿。”

Erik一时没忍住,笑了出来,Charles呆立了一会儿,恍然大悟他被骗了,然后愤怒地批评Erik的冰箱里居然没有食物只有成打的啤酒,简直是在拿酒精谋杀自己的人生。

“什么吃的都没有!”他忿忿地说,“这样的冰箱没有存在的意义!”

Erik笑完了就放下水壶,去柜子里取出鸡蛋和面粉。“松饼吃吗?”他问Charles,而后者点了点头,茫然地站在那里看他打鸡蛋,好像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面糊入锅的时候发出好闻的香气,Charles靠在门上,一边眼巴巴地等,一边略带不满地说:“我都不知道你会这个!你以前从来没给我做过点心。”

“嘿。”Erik说,“你以为以前放在柜子里的那些饼干是谁做的。”

Charles惊讶地看着他把摊圆的小薄饼盛出来,叠在盘子里,“我以为……啊,怪不得我后来去超市都找不到类似的味道。”

“你以为。”Erik有点嘲讽地笑了笑,“好极了,那么多“我以为”,终于轮到你也以为一次了。”

Charles把微张的嘴巴闭上,沉默地看他,Erik意识到了刚才的口气有点不对,赶忙问,“要蜂蜜还是枫糖?”

“都要。”Charles回答,“要很多很多。”

“那你待会儿要去刷个牙。”

“这里又没有我的牙刷。”

Erik也沉默了,他拿着蜂蜜罐头,回过头来看他,Charles想了想,勉为其难地说,“我可以漱个口。”

于是他们取得了暂时的和解,Erik端着香气扑鼻的松饼往外走,Charles拿着刀叉一脸期待地跟在他的后面。

“Erik!”他又指了指沙发,得寸进尺地说,“我想在沙发上吃。”

Erik僵住了,这个问题涉及到他的家居原则,所以他沉默的时间有点长。但在Charles问出“沙发重要还是我重要”之前,他总算忍住了心中的不适,有点痛苦地把盘子放在了茶几上。

“吃吧。”他说,心里想的却是“坏习惯什么的,以后还有时间,还可以慢慢改。”




***

Charles在个人的生活习惯上的确有点不拘小节,但吃相却依旧优雅。他先用餐刀把松饼切成了一个个的小块,然后捧着盘子坐在沙发上,拿叉子小口小口地叉着吃。松软的口感让他在咀嚼时情不自禁地露出满足的表情,蜂蜜和枫糖很快地化作能量充实了他饥肠辘辘的胃。Erik坐在沙发的另一侧看他,眼神直勾勾的。

只剩最后一口的时候Charles犹豫了一下,用叉子叉着递给Erik:“你不吃吗?”

Erik摇了摇头,脱口而出:“我想吃的不是这个。”他看着Charles的眉头又有皱起来的趋势,又说:“没事的,我能忍住。”

Charles不说话,他把最后一口送进了嘴里,缓慢地、仔细地咀嚼了一会儿,然后瞥了眼Erik,突然说:“其实你不用忍的。”

不等Erik反应过来,他又把转过头去,对着放在茶几上的空餐盘努力解释:“因为上次那个……年会已经过了好久了嘛,我也有点……呃,反正本来想的是随便找个谁,比如今晚酒吧里那个……”

→保暖思那啥←



TBC.


评论(53)
热度(420)

© 叁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