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Damn You(十一)

传送门: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

***

Erik在走出电梯的时候愣了一下,在嘈杂的背景声里他分辨出了口哨和欢呼。人声鼎沸,不像是在大厦高层俯瞰着市区的高档酒吧,倒像是路边某个普普通通的小酒馆,两磅就能买到一大杯啤酒的那种。

他顺着人们的视线看过去,不出所料地看到了他此行的目标。当然啦,Xavier家的大公子,不一向都是最瞩目的那个焦点?

Charles已经脱掉了他的外套,只穿着三件套里剩下的衬衫和马甲,袖口挽到了手肘的位置,领口的扣子也开着,露出一小段的锁骨和中间精巧的凹陷。从那处泛红的皮肤来看Erik几乎可以确定他已经喝了不少了,而且他还在继续喝——捧着一根长长的红酒柱,微闭着眼睛往嘴里倒,像是虔诚的信徒在祭礼上陶醉地吹着小号。若真是如此,那他所宣扬的自然不是清教徒一般的苦修,而是纯粹的快乐与享受。

Erik慢慢地推开人群走过去,觉得白天Charles收下他花时,内心的一点火花仿佛被浇了一罐劣质汽油似的,烧起了呛人的毒焰。

Charles自然没有觉察到他的靠近,他成功地一饮而尽,欢呼着向人群示意,然后拍了拍边上一个男人的肩膀。后者也刚喝完一根红酒柱,不过比他慢了几秒。

“Xavier VS Stark:2:1~!”一个拿着计时器的姑娘在边上大声报着比赛结果,Charles得意地朝周围的观众抛了个飞吻,问:“够了吗?”

“Nooooooo……!”人群起哄,Tony也笑着摇头,“继续!”

Charles把鬓发往后撩了下,随手酒柱交还给了迎上来的侍应生,“那就继续。”

话音刚落,手腕就被人扣住了,他下意识地回过头,正撞上了Erik的视线。Erik一言不发地看着他,让他略微有些不安的是那双眼睛在酒吧幽暗的灯光下笼着层阴霾,陌生又熟悉,就好像是变回了以前的那个人。

“Erik?”Charles勉强扯出一个微笑,“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来接你回家。”

“我问的是你为什么会知道我在这儿。”Charles瞥了他一眼,甩开了他的手,“算了,来都来了,不如一起喝吧。”

边上的几个人已经开始向这里投来好奇的视线了,Charles转身想走,但却又被Erik扯了回去,这次力气用得太大了,手腕上传来隐隐的疼痛。

“你喝多了。”Erik以那种令他很不舒服的命令语气说,“跟我回去。”

Charles直接推开了他。

“我说了我不想离开,”他盯着Erik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说,“走开。”

Erik深吸了一口气,他的眉头皱了起来,嗓音也泛起了森然的冷意:“我也说了,跟我回去。”

Charles也有点冒火,他欣赏着Erik那被激怒的表情,反击道,“回哪儿去?要回也不是跟你回去。”

Erik胸口憋着的怒气骤然爆发,他一言不发地捉住Charles的手,强硬地把他往外拖。Charles猝不及防间踉跄了一下,边上的人看气氛不对赶忙跑来,Alex想要拦住他们却被Erik粗暴地推开。

“滚。”Erik直截了当地说。

“操,Erik,你没资格这么对我的朋友!”Charles也拔高了嗓音,“你从来都没有管过我在哪儿,在做什么,现在我们没有关系了你为什么又要插手我的私生活!”

Erik不回话,只是拖着他继续走,Charles压低了身体想要稳住自己,没多久又索性借着酒意坐在了地上,继续控诉:“我他妈不过只是想和朋友喝个酒!你呢?你跟别人在一起厮混的时候我有说过你什么吗?”

Erik顿了顿,握着他的手指也有些松动。

Charles的眼眶红红的,“你先提出互不干涉的。”他想了想,又补充道,“你跟她们也喝酒了,还蠢到被记者拍。你有什么资格管我?”

Erik哑然地看着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于是Charles终于抓到机会把手抽回来,按在脸上遮住了眼睛。Erik沉默着看了会儿,突然走过去一把将他抱了起来。

Charles没有挣扎,他的手还捂在眼睛上。

“Charles,”Erik环住他的肩,把他整个人圈在怀里,“对不起。”

微凉的液体从指缝里渗出来,落在他的衬衣上。Erik全然无措地搂着他醉酒的前夫,觉得嘴里发苦,他听到了一声叹息,他以为是他自己,但其实却是别人。

“你带他回去吧。”一个金发的青年跟他说,他边上的黑发男人则是直接把Charles的西装抛给了他。Erik认出他们是Charles的朋友,茫然地点了点头。

“Charles?”他小心翼翼地揉了揉Charles的头发,“我们回家吧,好不好?”

Charles不作声,只是撤开了遮挡住眼泪的手,转而抱住了他的脖子。




***

Charles像个提线木偶似的跟Erik上了车,一路上都没有开过口,气氛沉闷得可怕。为了缓解这种尴尬,Erik在家门口找钥匙的时候试着跟他攀谈:“你知道吗,之前有一次我忘记带钥匙了,结果被锁在了门外,只能等Emma来送钥匙。”

Charles没精打采地垂着头,掀起眼皮看了他一眼。

“我坐在台阶上,没什么事情做,就绕到后面看了眼,发现二楼有扇窗户开着。我想着要不爬上去吧,走近了却发现那是你的书房,爬上去也没有用,因为我把它锁上了。”Erik告诉他,“我没动你的书架和桌子,也没动房间里的其他东西,只是锁上了。”

Charles抱着自己的手臂靠在墙上,仿佛很冷的样子。

“快开门吧。”他说,“冻死了。”

门打开了以后他先Erik一步走了进去,踢掉皮鞋熟门熟路地往浴室走。

“我要洗澡。”他宣布,“浴室是我的。”

Erik应了声,关上门,把鞋子在鞋架上换好,“你去吧,我帮你拿衣服。”

Charles回头略带警惕地看了他一眼,Erik不得不摊开手掌向他保证自己绝对不会再重犯年会那一天的“恶行”。等他挑挑拣拣地拿好衣服回来,浴室里已经响起了水声。Erik看着磨砂玻璃门上透过来的暖黄色的灯光,心里竟有一点意外的宁静。

就好像看到因为疏于照料而枯萎了的花,在夏天的一场暴雨过后突然又长出了一个小小的骨朵。

他坐在沙发上等着,水声停了的时候他走过去敲门,“Charles,我把衣服拿进来了?”

Charles没有答话,他等了一会儿,还是忍不住拧开了门把手。出乎意料的是,Charles还没洗完,只是关了花洒在浴缸里泡着,听到动静懒洋洋地回过头看他,棕色的发丝湿漉漉地贴在额头上,依旧是没什么精神的样子的样子。

Erik有些尴尬地咳嗽了一声,“我把衣服放这里。”

Charles把头又转了回去,脑袋靠在浴缸的边沿发着呆。Erik看了他一眼,忍不住问他是不是酒还没醒。Charles没接话,反而指挥着他打开储物架的格子,“最上面,右边的那一格,然后再拉开抽屉。”

Erik依言照做了,探手进去摸到了什么软软的,取出来一看是一只玩具鸭子。

“你在我的浴室里藏了只鸭子?”他有点不可思议。而Charles却咧着嘴笑,仿佛对他的反应很是满意。

“你觉得这东西蠢爆了,我就特地去买了一个。”Charles洋洋得意地说,“反正你总是用下面那几格,根本不会发现。Erik,你总是喜欢高高在上地俯视别人,就是不知道抬头看。”

他接过Erik手里的鸭子放在水面上,开心地戳着它玩了会儿。Erik在那塑料制品嘎吱作响的噪音里,瞪着那个跟六岁以上儿童适用的玩具玩得不亦乐乎的牛津教授看了会儿,然后忍不住把他从水里拎了出来。

“Erik!”Charles抗议,“我还没洗完。”

“你早就洗完了,你只是喝醉了酒在瞎胡闹。”Erik说,“再泡下去水就冷了。”

他拿浴巾把Charles裹起来,然后帮他吹头发。给他穿衣服的时候难免有些心猿意马,Charles没什么反应,堪称冷静地看着Erik俯下身,为他套上略显宽松的内裤。

在一切都有条不紊地完成后,Erik松了口气,觉得内心充满了突破自我的成就感。而Charles还倚在洗手台上,他抬起腿,拿脚趾踢了踢Erik隆起的裤裆。

“你硬了,换成冷水洗澡吧。”

他残忍地撂下这句话,就披着浴巾施施然地离开了浴室。




TBC.

——————————————————————————————

弓形虫上脑后更新时间越来越诡异了……诸君,猫真是太可怕了啊

评论(40)
热度(385)

© 叁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