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Damn You(八)

传送门: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

***

Charles把讲义翻开,在黑板上写上这节课的标题,“所以,上次我们说到DNA分子在分裂时会精确地进行自我复制。但是有时候这样的复制也会出现一些意外,即我们所说的DNA变异。那么,谁还记得……”

他转过身,有些惊讶地发现没几个学生在听,甚至还有几个在看着窗外窃窃私语。虽说圣诞将近,学生们都难免有些浮躁,但他的课程一向都非常受欢迎,这样的课堂氛围还是头一次遇到。

他清了清嗓子,试图把他们的注意力拉回来,但却收效甚微。有几个女生甚至以为他看不似的,悄悄从包里掏出手机对着外面拍起照来。

Charles只得无奈地敲了敲黑板,“诸位,虽然现在距离圣诞假期不到十天了,可距离下课还有四十分钟呢。”

学生们在下面小声地笑,有个胆大的举起手来,指着窗外示意,“教授!外面……”

Charles有些疑惑顺着他们指点的方向看过去,猝不及防地看到了Erik的身影。

他的前夫穿着件灰色的双排扣风衣,面无表情地站在教室外面。他一手插着口袋,任由走廊里的风吹动衣襟,露出颈间绕着的长围巾,和那件总令Charles觉得过分风骚的紫色丝绸衬衫的一角。但比那件衬衫更风骚的当属他另一只手里的东西——玫瑰,鲜红的、妖艳的、目测至少有几十只簇拥在一起的,一大捧玫瑰。

Charles痛苦地扭过头,攥紧了手里的讲义。他必须极为克制才能不在学生们的面前发出绝望的呻吟。冷静,Charles,冷静,他对自己说,然后深吸了一口气,摘下眼镜揉了揉鼻梁。

再戴上眼镜时他又变回了优雅的Professor Xavier,他笑着提醒学生们圣诞前还有一次课堂测验,成功地在一片哀嚎中抓回了他们的注意力。剩下的三十多分钟里他都在照着教学计划按部就班地讲课,没人知道他费了多大的劲才忍住没去注意那窗外投来的灼热视线。

下课铃响的时候学生们都在欢呼,但Charles却想哭。好在总有几个勤奋的学生会在课后留下来缠着他答疑。以往他总是简明扼要地找出他们的错误然后指正,而今天的解答就分外详细了。他还额外补充了很多知识点,简直恨不得从生物基因学的起源说起,学生们被他讲得云山雾绕的,看他的眼神竟还多了几分崇拜。

但不论他再怎么展开了讲,问题也终有解决的时候。

“我懂了!”最后一个学生恍然大悟地说,“谢谢教授!”

“不客气。”Charles微笑着跟她挥手道别,心里想的却是“求你别走”。

他垂下头开始收拾桌上的笔记本和讲义。门外的人影晃动,看起来跃跃欲试地想要走进来。但Charles抬起头用眼神警告他,Erik也就没动,安静地捧着花在走廊里站成一颗望夫石,对周围学生们好奇的打量浑不在意。




***

过了好一会儿才收拾好东西,Charles一边磨磨蹭蹭地往外走,一边在心里暗自懊悔。

要是刚才下课时混在学生堆里一起出来,会不会好一点?胡思乱想间他已经走到了Erik的身前,后者迎上来,正准备开口,Charles不动声色地往右边挪了一步,与他擦肩而过。

“Charles!”Erik在他身后叫他,他也假装没听到。

但他无法假装没看到一路上人们往他身后投去的惊诧目光。Erik像个背后灵一样地跟着他,不肯离开。Charles简直能在脑海里勾勒出路人眼里他们的样子——一个教授抱着课本和讲义在前面匆匆地走,一个打扮得像电影明星似的陌生男子抱着一大捧玫瑰锲而不舍地跟着,像某种令人捧腹的荒诞喜剧。

他们就这么出了教学楼,Erik还亦步亦趋地跟着。Charles无法想象他跟着他穿越小半个牛津回到生物学院时会被多少人看到,只得停下了脚步,转身抢过Erik递过来的花束,扔进了边上的垃圾桶。

“Charles……”Erik脸上的惊喜垮了下来,化作失落。

“上次不是都已经说清楚了吗?”Charles试图跟他讲道理。

Erik点点头,“是的。”

“那你又过来干吗?”

“我过来看你。”Erik伸手握住他的手腕,Charles挣了一下,没挣开。

“上次回去以后我想了很多。”Erik拿指腹在他的皮肤上轻轻打着转,“我一开始的确不明白,Charles,我没有喜欢过别人,也没被人喜欢过,不知道那该是怎样的一种感觉。自从你离开后,我看报纸的时候就常常会看到你的消息,跟别人聊天的时候也常常会听到你的名字。我当时还在想这个人怎么离开了还是这么无处不在。可后来渐渐意识到,不是你的问题,Charles,是我自己的问题。”

“我想要听到你的消息,想要听到你的名字,想要见你,见到你以后又不知道该怎么做。年会那一晚是我搞砸了,保护你不过是个自私的借口,我带你回家是因为我想带你回家……你说我们之间没有喜欢,可其实是有的。”他抓着Charles的手放在自己胸口,按了按,“至少这里有。”

Charles没有说话,只是看着自己的手指,任由刘海垂下来,遮住了眼睛。

“Charles?”Erik忐忑地等着他的回答,他试探性地松开手,Charles也没把手掌收回去,反而曲起手指攥住了那块布料。

“我不喜欢玫瑰。”他淡淡地说。

“啊?”Erik还沉浸在紧张的情绪中,没反应过来。直到Charles板着脸,抽身离开,才又匆匆地跟了上去。




***

之后的几天,Charles依旧在教室的外面看到了他那个肆意妄为、不择手段的前夫的身影。Erik也不知从哪儿搞到了他的课表,比学生还准时地出现在他上课的地方,手里捧着每天都不一样的花束,妄图拿视线在教室的门窗上烧出一个个洞。

Charles多数时候都不搭理他,Erik就抓住了他从教学楼走回生物学院的十几分钟时间跟他攀谈。他抱着教材,心不在焉地听着Erik从天气讲到股市、再从股市讲到政治。Erik聊天的技巧实在不怎么好,选的话题也很糟糕,Charles听着都尴尬地想笑。

他的确笑了,把脸埋进围巾里,偷偷地笑,然后发现自己的脚步已经在不知不觉间放缓了。

他快要对Erik的出现麻木了,甚至连他的学生也开始觉得习以为常。

“教授,你理一理他吧。”这一天答疑结束后,一个学生小声地跟他说,“我们都觉得他挺可怜的。”

边上的另外几个学生在Charles的眼神投过来时也忙不迭地点头。

Charles笑了起来,他把书本竖起来对整齐,“Erik Lehnsherr给你们开了什么条件?”

那几个学生犹豫地交换了一下眼神,Charles也不逼问,只是一手撑着讲台,好整以暇地看着他们。

“Genosha集团的实习机会。”其中一个用细如蚊声的音量回答。

“就这个?”Charles勾起嘴角,果不其然还是Erik的风格,“作为牛津的学生,你们的目标应该放得更长远些……圣诞过后我带你们去Xavier集团参观生物科技实验室,让项目负责人亲自带队。”

学生们的眼睛迅速地亮了起来。

打发走他们后Charles有种阔别已久的愉快感,他哼着歌往外走,很快又看到了站在门外的Erik——以及围着他的几个女学生。

Charles的脚步一滞。

他不是第一次见到类似的场景,这个该死的混蛋女人缘好得出奇,即使板着脸也掩不住浑身上下散发出来的荷尔蒙。更何况他现在还在微笑,有点拘束地微笑着,低头跟那几个女孩聊着天,甚至都没有发现Charles已经从教室里走了出来。

“是吗,Charles喜欢下象棋?”

“嗯嗯,每年的校内比赛教授都能拿第一呢,他下棋可厉害。”

“我知道了,谢谢你。”

“Mr Lehnsherr,你什么时候才能追到我们的教授呀?我们都等不及了!”

Erik歪着头思考,觉得这个问题有些难以回答,突然有一只手伸到他的面前,抽走了花束里的一支矢车菊,一晃而过。

他惊讶地抬起头来,只看到了Charles的背影。

这一次,Charles走得飞快,他都还没反应过来,刚才聊天的几个女孩子就迫不及待地推起了他:“追上去啊,Mr Lehnsherr!”

他把花随手一扔,向着那个背影奔了过去。




TBC.


评论(52)
热度(451)

© 叁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