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Damn You(二)

传送门:第一章

上一章的热度让我有点震惊……原来我不是唯一的八点档爱好者啊…………

但坦白说这文只是我在听歌时的一个脑洞,很多细节的地方还没敲定,所以更得很犹豫,希望你们不要越看越失望T.T

附赠打雷姐的这首高水准弃曲:

Damn You By Lana Del Rey

打个预警:设定是形婚期间各自浪,但不会拿出来写,有洁癖的请酌情弃文。

——————————————————————————————————————————————————————————————

(二)

***

大约两个星期以后,记者们关注的热点开始转移到其他的地方。比如某个影星传出了新的绯闻,英国的女王又买了一条柯基,解密网站扔出了新一波的政府内部资料,这些抓人眼球的新鲜消息打着转在头条上掠过,转瞬也湮没在人们记忆的角落。

Erik也逐渐开始习惯于单身汉的生活。老实说跟以前区别也不是很大,毕竟他跟Charles很早就开始分房睡,一个住楼上一个住楼下,把领地划分的一清二楚。区别只是厨房冰箱里少了成打的雪糕和布丁,在一楼卧室里也不再会听到Charles踩着木质楼梯咯吱咯吱上二楼书房的脚步声。

离婚以前这栋别墅对Erik来说就像是一个常去的酒店。他有一大半的时间在外面出差,一小半的时间在公司加班,他的办公室里有全套的洗漱用品和休息用的小隔间。虽然并没有去过Charles的实验室,但他怀疑Charles也是如此。因为有几次他回家取东西,会发现门口的鞋架还维持着他离开时的样子,Charles不曾回来过。

但现在,这里彻底成为了他一个人的栖息地。Charles把他的东西处理得很好,搬家公司离开以后,Erik就再没在家里看到任何其他人在此生活过的痕迹。不过除了结婚戒指之外,他们也的确没有什么成对的东西需要扔掉。

白色的羊毛地毯被卷起扔掉,换成了纯黑的拉绒地毯。沙发上那几个宜家买的蠢兮兮的海豚抱枕不见了,它们跟那冷肃的方形玻璃茶几本来就不配。Erik很高兴屋子里现在只有他一个人的浴液和香水味道,但他还是锁上了二楼的书房。

唯独那里,即使被搬空了,也残留着太多Charles的影子。有点像那个著名的恐怖童话,一旦打开那扇禁忌的门,就会出现一些令人心碎的意外情节。

 

 

 

***

Erik几乎以为Charles已经彻底离开了他的生命,但又偏偏在公司年会的安排表上看到了那个熟悉的名字。

“Emma?”他撇下嘴角,把声音和怒气一并压低,“告诉我你是在开玩笑,不然我马上让人事部给我招个新秘书。”

但Emma丝毫不为所动,“这是每年的固定环节,为什么你要生气?”

“往年邀请的都是Raven,今年为什么换成了Charles?”

“大概是因为你们离婚了吧。”

Erik把文件夹扔在桌上,瞪着他的秘书,不敢相信她这么直接地就把那句话说了出来。

“以前Charles算是半个‘自家人’,可你们离婚以后情况就不同了。大家都有那么点儿人心惶惶,他的出席对我们很重要。”

Erik深吸了一口气,“Charles答应了?”

“Moira都已经把他的发言稿发到我邮箱了。”

Erik重新打开那个文件夹,盯着优秀合作方代表那一栏下面的Charles Xavier发起了呆。Emma一向喜欢用花体打人名,“X”边缘的线条绕着圈儿缠在一起,看得他心烦意乱。What the hell?他真的很想当面质问,明明是你说要避免尴尬的,为什么要答应Emma的邀请?

五分钟后他把那叠纸还给Emma,冷静而又清晰地下达指令,“就这么办吧。”

 

 

 

***

Charles总是迟到。这曾经是Erik想写在协议书上的离婚原因之一,排名仅次于“把食物碎屑吃得到处都是”和“用完东西后从不放回它们本来的地方”之后。但他当然不会那么写,Emma代拟的声明洋洋洒洒一整页,大肆渲染了因为感情不和而黯然分手的无奈。

其实不太合适,他们之间不存在不和,因为本来就不存在什么感情。

那天晚上Charles也迟到了。Erik在致辞的时候看到宴会厅的门被推开了一条缝,那个穿着深蓝色套装的小个子趁众人的目光都落在台上时,贴着墙溜了进来,自以为没人看到似的松了口气,从侍者的盘里取了杯香槟,又是一派风轻云淡的优雅。

Erik卡壳了一秒,他差点在员工们的面前笑出声,不得不清了清嗓子来掩饰。他看着台下的Charles跑到餐台那边拿起一块蛋糕,坏心眼地用几句总结提前结束了开场,并自作主张地对着话筒说下面有请Charles Xavier作为本年度的优秀合作方代表发言。

听到自己名字的时候Charles刚把半块草莓忌廉蛋糕塞进嘴里,他慢慢转过身,对上Erik的眼睛,脸上疑惑的表情只持续了半秒不到。他微笑着在众人的掌声中走上台,抿住了嘴唇不动声色地尝试吞咽,那实在有点困难,所以他看向Erik的目光里带着怨怼。

Erik因他那涨红的脸颊和泫然欲泣的蓝眼睛,难得地生出几分歉意。所以他张开双手给了Charles一个短暂的拥抱,好让Charles能在把头埋进他怀里时抓紧时机把嘴里的东西咽下去。

“你还是那么混蛋。”他们分开的时候Charles在他耳边悄声说。

Erik满不在乎地挑了挑眉,看来Charles已经干掉了那半块蛋糕。

他走下台,看着Charles的一只手划过西装的下摆插进口袋,露出被修身马甲勾勒得无可挑剔的腰线,另一只手在空中随意地做着手势,配合着他柔软的嗓音把那股子与生俱来的魅力投映到整个宴会厅里。

鉴于边上的几位女士呼吸地如此大声,Erik怀疑没人在认真听Charles到底在说些什么。

“不必这么嫉妒,boss。”Emma在边上一脸同情地看着他,“大家每天都生活在你的高压政策下,所以难免对Charles多些好感。要是你去Xavier集团的年会的话,会发现你的人气也挺高的,真的。”

“所以我有收到他们的邀请吗?”

“让我看看。”Emma掏出手机在上面一阵狂按,“噢,没有。”

这不公平。

Erik咽下一口难喝的香槟,暗自腹诽。

 

 

 

***

由于Erik的临时起意,Emma跟他没聊了几句就跑到主控台那边去调整之后的环节顺序,只留下他一个人站在角落里,礼貌地应付着那些前来献殷勤的人。

在拒绝了不知第几个人的邀请之后,一个穿着小黑裙的女子端着杯曼哈顿,摇曳生姿地向他走来,“Hi,Erik,我猜你一定不记得我了?”

Erik在脑海里搜索了一下那张有点眼熟的脸,然后记起一个名字,“Angel?”

“是我。”Angel做了一个夸张的表情以示惊喜,“还以为你早把我忘了呢。”

“怎么会。”Erik跟她碰了碰酒。他当然记得这个Charles提起过的姑娘。Angel的脚下像生了根,在他边上站住就不走了,她用手指拨弄着发梢,含蓄地跟他调着情,埋怨他好久都不给她打电话。Erik觉得略微有些聒噪,但至少Angel挡住了其他想要来搭讪的人,挺好。

Angel暗示了几次,没得到回音,也有点着急。她倾身向前,抓住了Erik的手臂与他低语:“听着,Erik,今晚……”

Erik有些心不在焉地应着,他的视线越过她黑色的头发看向台上,Charles已经结束了他的发言,一下台就被一群人围住。他们像争食的鱼儿一般拢上来,抢着跟他说话。而Charles呢?他依旧含着笑。他居然能在跟一个人讲话的同时冲另一个人眨眼睛,和第三个人握手,还让他们都觉得他非常亲切,没有一点儿架子。

等Erik回过神来的时候,Angel已经从他口袋里抽出他的房卡,兴高采烈地在他脸颊上亲了一下,踩着恨天高走远了。他皱了一下眉,不太确定刚才自己答应了她什么,不过看了眼还在人群中“左拥右抱”的Charles,又觉得也无所谓。

Whatever,反正他现在单身。

 

 

 

***

他在Emma回来以后跟她一起在场内溜达了一圈,稍微褒奖一下员工们,好让他们这一年的怨气得到暂时的缓解,下一年继续任劳任怨地工作。这之后他就有点无聊了。但一个红头发的姑娘在他准备离开前跌跌撞撞地走到他身前,一脸激动地拦住了他。

“你是……?”

“Jean,我是Jean,R&D的员工。Lehnsherr先生,请问你能给我签个名吗?”

Erik有些无语地站在那里,思考人事部招人的标准到底是出了什么问题。在年会上问大老板要签名?那下一次是不是会有人在厕所隔间给他塞企划书了?

他没有说话,Jean脸上的期待一点点地变成了沮丧,但她依旧捏着手里的东西,固执地将它举得更高。这下Erik看清楚了,那是一张照片。

他和Charles与Jean的合影。

“我……我一直想找个机会告诉你们,Lehnsherr先生。”Jean在他伸手接下那张照片时重新燃起了希望,“感谢你们在牛津设立的奖学金,它帮助了我,还有很多很多学生。所以我毕业后就来了你们的公司,想要尽我所能地做一点回报。”

奖学金吗?Erik模糊地记得那个。但它没有Jean说得那么棒,那只是他跟Charles结婚后不久,在一次争吵过后的产物。

“你想要什么,我买来给你,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可以吗?”他当时提出了这样一个建议,但Charles别过头,回答说自己什么都不缺,什么都不想要。

“如果你真的想要道歉的话——虽然我知道你只是嘴上说说而已,就给我的母校设个奖学金吧。”

他们真的就这么做了。Jean大概是第一届的获奖者,因为只有第一届的颁奖仪式他和Charles都去了。照片上,他们就站在Jean的身后,他还是一惯的没什么表情,而Charles侧着头看向他,眼神很温柔。

他在取出钢笔的时候还在看照片上的Charles。他为什么侧过头,为什么要看自己,为什么看起来嘴角还含着笑意?

有一个荒唐的揣测从心底浮上来,推着波澜漫起一腔的酸楚,然后被他惊惶地压了下去。他不堪忍受似的快速签完名,匆匆把照片塞还给了Jean,然后目送着她汇入人群,艰难地挤到了Charles的身边,掏出照片与他说了同样的话。

Charles接过照片看了一眼,脸上闪过一瞬无法遮掩的惊讶,他下意识地抬起头,视线直直地在半空与Erik相撞,猝不及防。

Erik没有说话,他站在灯火阑珊的角落里看着他的前夫低下头,重新挂上虚伪的笑容和Jean说话,给她签名。他等了一会儿,见Charles始终没有再把头抬起来,便转身离开了。

所以他错过了Charles望向他背影时,眼底流转的光影。

 

 

TBC.


评论(79)
热度(560)

© 叁弎 | Powered by LOFTER